你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行业新闻

蔡国强:面对艺术史,我正在开启一个“新长征”

2018-3-13 14:40:44      点击:

摘要: 1915艺术空间,蔡国强演讲现场 “今天说什么呢?有时候我也自己感到很尴尬,总是问其他艺术家你的艺术怎么样?今天也应该自己说说我的艺术怎么样?有没有什么干货?当然说之前大家不要期盼太高,我先说我的艺术也不怎么样。因为我的艺术要非常怎么样就不好玩了,我就是不停地玩儿,总是感到艺术不怎么样…



 

1915艺术空间蔡国强演讲现场

  “今天说什么呢?有时候我也自己感到很尴尬,总是问其他艺术家你的艺术怎么样?今天也应该自己说说我的艺术怎么样?有没有什么干货?当然说之前大家不要期盼太高,我先说我的艺术也不怎么样。因为我的艺术要非常怎么样就不好玩了,我就是不停地玩儿,总是感到艺术不怎么样,自己做的不够好玩才行。”

蔡国强在家乡演讲分外轻松

  大年初四初五,蔡国强带着新的纪录片“艺术怎么样?”回到自己的家乡泉州,顺便做了一场演讲,还和几十位来自台湾的年轻人进行了一场对话。回到家乡的蔡国强显得更加轻松,用倒带回述的方式讲述自己的创作。接下来就听听看他说得怎么样?(以下部分根据演讲整理,有删减!)

  蔡国强:有时候人家会问我:你还要什么?我说还要更自由、更大胆、更自然、更自在。更自然就会更自由,更自由就更自在,所以艺无止境,最难就是解放自己。最近这个阶段以来比以前在做艺术的道路上显得更艰苦,因为面临的是一些更根本的问题,所以有一些辛苦。但是我希望我很快能够把这个辛苦当成特别好玩的事情,取得好玩的结果。我就先说说吧。

  你们看的清楚这个视频吗?我看是不太清楚,但是每一张图片都知道在干什么,所以无所谓,这个看到有一个“X”,中间那个小人是我,这是我今天为你们专门画的,这个小人就是我。我总是把自己当成一个小男孩,我今年是60周岁,所以经常会被人家问60周岁有什么感觉?我说突然感到更像16岁的小男孩。

  这个图形的内容是最近纽约古根海姆美术馆的艺术总监给我画的,他说我的艺术呈现了这种状态,上面是宇宙,就是我的艺术站在中间向上,总是有一个无限的宇宙在吸引我创造;下面是艺术史,我们总是离不开艺术史,所以我经常说艺术的问题不能靠艺术来解决,但艺术的问题最后还是要回到艺术来解决。

  从故乡出发的宇宙观

  因为我的宇宙观还是从故乡为起点。大量的天文学家和科学家经常会跟我对谈宇宙,但是我的宇宙跟他们的宇宙不一样,起码有一样的,也有不一样的。他们的宇宙更多的是科学的宇宙,我的宇宙还包含神神怪怪,各种各样的宇宙。

《马可波罗忘记带来的东西》  1995年

  大家都知道1995年威尼斯双年展时,我运到了威尼斯很多重要的作品,用100多公斤的人参给它补给,把中药做成自动售货机,让观众在威尼斯的运河喝药。作品叫作《马可波罗忘记带来的东西》。

  我还曾经在芝加哥当代美术馆做了一件脚底按摩的作品,脚底的石头有粗有细,所以每个按摩脚底的位置、穴位不同,效果和疗效也不同,观众可以针对自己的身体来考虑多踩一些地方,那件作品就是给人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