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行业新闻

【评论】魔幻与现实:莫言的小说与杨培江的绘画

2016-8-5 16:04:23      点击:

《春夜》185x170cm 油画 杨培江 2012年著录在《艺术市场》2012年06月号下半月刊P40

  1、魔幻现实主义是文学艺术的一种表现手法,它通过揭露社会弊端、抨击黑暗现实,表现具有鲜明而浓厚的拉美特色的现实生活,使几近一片空白的拉 美文学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发展,出现了被称之为“文学爆炸”和“文学地震”的繁荣景象,同时也使魔幻现实主义文学作为一个令世人耳目一新的文学流派,出现在 世界文坛之上,并创造了一个政治经济落后于文明的步伐而其文学成就却走在了世界前列的神话。魔幻现实主义之所以在拉美形成,是和它深厚而复杂的民族文化传 统密切联系在一起的。拉美人民曾以他们的勤劳勇敢和聪明睿智创造过辉煌灿烂的古代印第安文化。公元15世纪时,在这块幅员辽阔的土地上,就已经形成了玛 雅、阿兹台克和印加三大文化中心,有着源远流长的文化传统,他们的生活形态十分复杂。这儿有着殖民者带来的西方科学文明的现代化生活,还存在着大量宗教迷 信的封建式的、甚至是原始部落图腾崇拜式的生活模式。这些跨度极大、差异迥然的生活形态又非常和谐地混合成一体,构成了拉美“神奇”的现实。直至今天,印 第安人还盛行神灵崇拜,相信神话传说,并习惯于用神话的认知来认识和解释客观世界。因此,几乎所有的魔幻现实主义文学作品中都出现过鬼怪、巫术、神奇人物 和超自然现象,都带有印第安神话传说和土著传统观念的奇异、神秘、怪诞的色彩。魔幻现实主义又是在欧洲文学、尤其是西方现代主义文学众多流派的共同影响下 产生的。西班牙作家塞万提斯的《堂吉诃德》这部小说以它那奇特的表现形式、史诗般的规模、严肃的写实精神和辛辣的讽刺手法,深深地影响着拉美西斑牙语文学 的发展方向,滋养着魔幻现实主义文学的批判传统。许多魔幻现实主义作家早年大都在欧洲流亡和学习深造过。20世纪二三十年代,当大批拉美作家亡命于欧洲 时,现代主义文学思潮疾风暴雨般地席卷欧美大陆,并被拉美作家们所接受。魔幻现实主义作家们清醒地认识到,应该把超现实主义以及其它现代主义流派的艺术形 式当成一种方法和手段,用来表现拉美的现实生活,从而把形式和内容高度和谐地统一起来。这种自觉的思想升华,正是魔幻现实主义文学这种独特的文学样式产生 的最重要的原因。魔幻现实主义这个名词,最早出现在20世纪30年代的欧洲。1925年,德国文艺评论家弗朗茨·罗发表一本评论后期表现派绘画的专著,书 名即为:《魔幻现实主义,后期表现派,当前欧洲绘画的若干问题》,认为魔幻现实主义是表现主义的一种。1938年,意大利文艺评论家马西莫·邦滕佩利也在 美术评论著作中使用这个名词,认为是超现实主义之后当代美术界出现的一种新流派。此后,古巴作家阿莱霍·卡彭铁尔又从小说创作的角度,进一步对魔幻现实主 义作了理论阐述:“神奇乃是现实突变的必然产物,是对现实的特殊表现,是对丰富的现实进行非凡的、别具匠心的揭示,是对现实状态和规模的夸大。这种现实的 发现都是在一种精神状态达到极点和激奋的情况下才被强烈地感觉到的!”他认为魔幻现实主义文学是用丰富的想象和艺术夸张的手法,对现实生活进行“特殊表 现”,把现实变成一种“神奇现实”。哥伦比亚作家加夫列尔·加西亚·马尔克斯的长篇小说《百年孤独》,引起读书界和评论界强烈的兴趣,它是现代小说创作中 一种新流派的代表,因此借用美术上与此近似的新流派的名词,称之为魔幻现实主义。魔幻现实主义文学在体裁上以小说为主。这些作品大多以神奇、魔幻的手法反 映拉丁美洲各国的现实生活,“把神奇和怪诞的人物和情节,以及各种超自然的现象插入到反映现实的叙事和描写中,使拉美现实的政治社会变成了一种现代神话, 既有离奇幻想的意境,又有现实主义的情节和场面,人鬼难分,幻觉和现实相混”。从而创造出一种魔幻和现实融为一体、“魔幻”而不失其真实的独特风格。因 此,人们把这种手法称之为“魔幻现实主义”。魔幻现实主义所要表现的,并不是魔幻,而魔幻现实主义是通过“魔法”所产生的幻景来表现现实。


《大龙》 170 x 122cm 油画 杨培江 2012年

  2、 莫言的一系列乡土作品崛起,充满着一股怀乡和怨乡的复杂情感,被归类为“寻根文学作家”,其作品深受魔幻现实主义影响,写的是一出出发生在山东高密东北乡 的过去和当代社会的“传奇故事”。莫言在他的小说中构造独特的主观感觉世界,天马行空般的叙述,陌生化的处理,塑造神秘超验的对象世界,带有明显的“先 锋”色彩。2011年8月,莫言凭借长篇小说《蛙》获第八届茅盾文学奖。2012年10月11日,他的魔幻现实主义代表作《蛙》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会 给出的获奖理由是“莫言的魔幻现实主义作品融合了民间故事、历史和当代”。德国法兰克福大学汉学系教授多罗特娅·维佩曼多年来就从事中国文学研究,他就中 国作家莫言获得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一事评论说,莫言将中国主题与非常现代化、充满多样性且极具创意的叙事手法结合。尤其是他的魔幻现实主义,他在对中 国现代史的现实叙述中添加了奇幻和神话的色彩,构成了很强的吸引力。阅读他的文字,就像看一场富含创意的文字焰火,但其中又有一定程度的质朴。他采用多样 性的写作技巧,不拘泥于传统叙述模式,而是运用不同的时间框架和叙述者,但读者仍能理解他的创作内容。读者也能注意到,莫言熟悉拉美的魔幻现实主义作品, 也通晓各种国际文学中的现代叙事表现手法。纯粹从内容上看,他的作品主要叙述中国。他经常叙述20世纪的中国社会,但在审视中国现今情况的同时还反映出最 普遍的人性,也反映出中国历史不同的层面,特别是上世纪50年代末期的中国,富有全新的创意。

《果园逸事》 185 x 170cm 油画 杨培江 2012年

 3、杨培江的美术创作灵感来自于一个叫惠村的地方,离开了惠村,杨培江的作品就失去了灵魂。在杨培江的绘画中,所展现的是一幅未经开发的农村原始的乡土乡情,尤其是农村人的生活情境,杨培江的 每一幅画都是一个曾经的故事。在画家的眼睛里,透过茂密的树林,把不同的远景和近景、众多的树木与房舍、分散的暗处与亮处、活动的人与环境的混杂而又有序 的组合在一起,在色彩上采用大量的黑色、重色与四处分散的亮色进行强烈地对比,形成光怪陆离、斑驳闪动的视觉效果,既给人于宁静的感觉,又带有怪异、魔幻 的复杂感受。在画家的笔下,惠村的人物朴实本真、表情怪异夸张、动作笨拙,行为放肆,凸显出天然、本性、狂野、梦幻、荒诞的特点,充满着对自由的向往和对 乡村生活的憧憬,流露出内心深处的一种归宿感。中国乡土社会与城市生活的脱节,造成了价值观和生活状态的分离,相互碰撞时便产生了一种自然而然的荒诞感和 魔幻意味,杨培江本人正是引发这种冲突的媒介。杨培江的画作不是简单、刻板的乡土风情的纪录,而是充满了个人的乡愁和感怀的故事再现,这也是全球化背景下乡土文化和乡村生活的记忆。杨培江的画是魔幻与现实的交汇,是当代的也是世界的表现手法。2009年,杨培江曾在北京办过一次美术展,主题便是“魔幻的现实”。

《快乐田野》 122cm x 144cm 油画 杨培江 2012年

  4、杨培江的 绘画和莫言的小说从艺术上来说是一脉相承的,都是来源于农村生活,反映乡土乡情,都将笔触及到人的内心世界,运用的艺术手法都是通过魔幻来表现现实生活, 都具有普世的意义。莫言的获奖,说明中国文学已经在世界文学史上占有一席之地,也说明中国文学家娴熟运用魔幻的表现手法得到世界的认同;同样,杨培江的绘画具有异曲同工之处,也必将会得到世界美术界同行的认可。

《凌水湖》 144x122cm  油画 杨培江 2012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