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行业新闻

杨培江:重口味的色彩变化 给人愉悦的视觉感受

2016-8-5 16:02:36      点击:
一、艺术家简历
     1963年,杨培江生 于广东省汕头。汕头大学长江艺术与设计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广州美院客座教授,广东画院画师,现工作生活于北京,汕头艺术品证券 化第一人,1981年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附中,1985年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 1997年结业于广州美院油画系研究生课程班。
 
《马上成功》69x70cm 国画
     在创作中,杨培江是 一个非常专一且纯粹的人,纵观他创作之初到现在的作品,里面出现的种种元素,都是他身边或者他所钟爱的片段,十几年来未曾有过太大的变动,他执着的描绘着 乡村的自然与人群带给他的感悟和灵动,表面看起来似乎主题一致,但细究下去,每张画面的细节都充满着各种差异,这让每张作品都实际千姿百态,玩味十足。读杨培江的作品,必须在现实与虚构的交织之中寻找到他精神上的跋涉之途。正如贾平凹走不出他的“废都”,莫言走不出他的“高梁地”一样,杨培江也一样走不出他用各种形象塑造出来的“杨家村”,这是他的国度,他是这里的王,并对笔下的众生投以悲悯、仁慈和爱意的垂注。
二、作品赏析
 
《蓝波》180x175cm 油画
     作品《蓝波》体现了杨培江的创作特性,他对各种人物形象的刻画生动、个性、富有生气和情趣,并深刻地呈现出各异的精神世界,人物那种特别的性情以及黠慧,被塑造得入木三分。在杨培江作 品面前,有时会觉得他深刻得有些“刻薄”。他的作品之所以有着强烈的现场感,这和他对生活的深度信任有关,和他写生的积累和对乡村生活宿命般的缘定有着密 切的关系。每次到乡村里的收集素材,他总会把自己“还原”为一位生于斯、长于斯的人,自然地融合在这种生活之中,他在舍弃城市市民或是艺术家的主体身份之 后才能够获得另一种主体意识,例如《蓝波》中的孩童,以最原始的面貌来认识在乡村中所面对的一切,才能在日常的细节中体悟乡野山间无形地维持着民生秩序的 伦理宗法。
     如何去规范着一个村落的生活方式,如何去培养出乡民们特定的生活智慧和精神面貌,他不再是一位旁观者,他是一个亲历者,是细节中的细节,揽镜自照,笔下的一切便自然流露,内心的镜像折射到作品之中成就了一部乡村的野逸小说。
 
《梦莲》108x79cm 综合材料
     杨培江的“多变”是众所周知的,他广泛地涉猎各种媒材,从水彩、水墨、油画以及综合材料的种种尝试,似乎为自己的“不安分”寻找慰籍,而深究一层,其实他所有艺术实践的动力原点,是来自于他内心的忧患意识、自我的检讨精神以及对自身能力的挑战意识。杨培江的多变并不会造成对艺术家艺术形象的错乱认识,这一点是由他所选取的题材和独特的造型意蕴所决定的。他精神世界的倾诉往往是放置在一个特定的乡土空间,或是饶平惠村、或是隆都文园等,作品中所呈现的是潮汕农村大风景那种特定的气质——秀逸中的粗砺,清婉中的野性。
     中央美术学院人文学院美术史前系主任邹跃进说,“我认为,我应该像杨培江忠实于对生活的感受那样忠实于对艺术的感受。因为在我看来,正是这一类具有魔幻色彩的艺术作品,确立了他在艺术史上用视觉艺术表达中国乡土社会的独立地位。”
     纵观他创作之初到现在的作品,里面出现的种种元素,都是他身边或者他所钟爱的片段,十几年来未曾有过太大的变动,他执着的描绘着乡村的自然与人群带给他 的感悟和灵动,表面看起来似乎主题一致,但细究下去,每张画面的细节都充满着各种差异,这让每张作品都实际千姿百态,玩味十足。
 
 三、行情走势
《大猪》170x185cm 纸本 
      “令人愉悦”是杨培江作品体现出来的最大特点。当你走近杨培江的艺术世界,便会为这个世界的绚色迷彩所沉醉,为这个世界的生机勃勃而流连,为画中的生活——那些淳朴而不失野性的人物发出会心一笑,那奔放恣意的笔触也使人倾倒。
     他的画作,既非交响乐般宏大的历史叙事,亦非纠缠细节的刻板写实,而只是清脆悦耳的一支歌谣。面对他的画作,既无须故作深思,亦不会愁绪万端,它们只是 让你愉快,更加愉快,让你笑出声来。这种轻盈柔和的愉悦感,它既不是低俗的搞笑式的,也不是轻佻的调笑式,更不是肉感的享乐式,而是带着些许调皮的天真, 带着些许闲趣的幽默,微小者如同肥皂泡泡的七彩光,大则如乘坐热气球的奇妙旅行。这种轻盈柔和的愉快感,就像一个个饱满温润的球体,从你的心中缓缓上升, 上升到喉底,上升到唇齿之间,然后绽放。
杨培江的作品,必须在现实与虚构的交织之中寻找到他精神上的跋涉之途。正如贾平凹走不出他的“废都”,莫言走不出他的“高梁地”一样,杨培江也一样走不出他用各种形象塑造出来的“杨家村”,这是他的国度,他是这里的王,并对笔下的众生投以悲悯、仁慈和爱意的垂注。杨培江的艺术意义,正在于以各种小人物为对象,用准确而又富有个性的视觉艺术语言,在表达中国乡土社会的文化艺术史中,增添了新的一页。